在美日外長與防長“2+2”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要“遏制中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17日抵達韓國,大談“中國和朝鮮是史無前例的威脅,而韓美同盟是核心軸”。顯然,美國正搶時間在18日中美高官對話前拉攏亞洲盟友,對中國施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7日表示,美日聯合聲明惡意攻擊中方對外政策、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妄圖損害中方利益,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我們已分別向美日雙方提出嚴正交涉。趙立堅説:“美日聯合聲明無視有關問題的歷史經緯,罔顧事實和真相,不過是美日狼狽為奸、干涉中國內政的又一明證和誣衊抹黑中國的惡劣例證。”

美繼續渲染“中國威脅”

“北京狠批美日‘狼狽為奸’”,法新社17日稱,在美日聯合聲明指責中國“破壞印太地區的穩定”後,這一旨在建立遏制中國的新聯盟的言論遭到中方反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週三表示:“大搞炫耀武力、脅迫威逼的正是美國。”“美日固守冷戰思維,蓄意搞集團對抗,試圖打造反華‘包圍圈’,這完全是逆時代潮流而動……美日此舉只會給本地區帶來混亂甚至衝突,只會讓世人越發看清美日同盟禍亂地區和平穩定的真面目。”

趙立堅還專門批評日本稱,日本為滿足阻遏中國崛起復興的一己之私,甘願仰人鼻息,充當美國戰略附庸,不惜背信棄義、破壞中日關係,不惜引狼入室、出賣本地區整體利益。這種做法令人不齒,不得人心。

對此,日本政治評論家本澤二郎17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稱,日本首相菅義偉上台以來的政治表現不盡如人意,長子政商勾結的醜聞加劇了其支持率持續走低。眼下7月東京奧運會能否如期舉行尚不可知,9月又要面臨自民黨總裁選舉,留給菅義偉的時間不多了。他説,菅義偉迫不及待想要留下政績,緊抱美國大腿狂刷“存在感”,為贏得拜登歡心“一生懸命”(日語形容拼命)。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17日下午抵達韓國,開啓對韓國的正式訪問。當天下午,奧斯汀和布林肯分別同韓國國防部長官徐旭和外交部長官鄭義溶舉行會談。18日,美韓將舉行外長防長“2+2”會談,會後雙方將發表聯合聲明,並共同會見記者。18日下午,布林肯和奧斯汀還將拜會韓國總統文在寅。

“美國防長大談中朝是史無前例的威脅,而韓美同盟是核心軸”,韓聯社稱,奧斯汀17日下午在美韓防長會談中繼續大談“中國威脅”。他在開場白中表示:“今天我是為了再次確認美國對韓國防衞意志而來到這裏。面對中國和朝鮮史無前例的威脅,韓美同盟比任何時候都重要。”他稱,維持韓美聯合防衞態勢是首要課題,韓美兩軍應具備必要時及時執行作戰任務的“今夜就戰”的戰備狀態。奧斯汀還用韓語説了一句象徵韓美同盟的口號“攜手前行”。報道稱,奧斯汀這些言論與拜登政府上台後對華遏制政策一脈相承,實際上是要求韓國在牽制中國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布林肯17日晚與韓國外交部長官鄭義溶舉行會談時大肆攻擊中國和朝鮮。他將朝鮮核導研發項目視為最大的挑戰。布林肯還在香港、西藏、台灣以及南海等問題上指責中國,聲稱“守護民主價值……有助於維護美韓國民的利益”。

“反華將成為韓國一大負擔”

“美國國務卿、防長同時訪韓凸顯韓美穩固同盟關係,但反華將成為韓國一大負擔”,韓國《首爾新聞》17日稱,拜登政府的國務卿、防長同時訪問日本和韓國,這被認為是凸顯美國與亞太夥伴同盟關係穩固的一大信號。但韓國國內同時有憂慮的聲音認為,在美國政府企圖利用同盟關係遏制中國崛起的意圖越來越明顯之際,希望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的韓國政府受到的壓力正越來越大。報道稱,從此前美日“2+2”會談直接點名指責“中國威脅”的話語來看,在美韓“2+2”會談中,美方也有可能這樣做。但與日本不同的是,韓國在經濟方面對華依賴程度更高,解決朝鮮半島問題也離不開中國發揮影響力,因此從韓國政府的立場看,點名批評中國實際上很難做到。

路透社稱,對於首爾來説,在同華盛頓結盟和在經濟上依賴北京之間取得平衡非常不容易。中國問題排在布林肯和奧斯汀此次亞洲之行議事日程的榜首,甚至蓋過了朝核等議題。美國發出的信號是它的焦點是召集亞洲盟友共同抗衡“中國的脅迫和侵略”,這對首爾構成了挑戰,因為首爾並不想挑釁它最大的經濟夥伴中國。韓國總統文在寅要想在執政最後一年裏實現韓朝關係突破,他既需要美國也需要中國的支持。首爾延世大學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德魯瑞稱,首爾和華盛頓在氣候變化、公共衞生等議題上容易達成一致,但是在對待中國、朝鮮甚至日本的關係上卻存在分歧。

報道稱,2017年,韓國同意美國在韓部署“薩德(戰區高空區域防禦)系統”激怒中國後付出了沉痛的經濟代價。根據韓國銀行估計,僅直接損失就使當年韓國經濟增速減少了0.4個百分點。韓國一直不情願同美國結成反對中國的聯盟,文在寅政府對加入美澳日印“四國安全對話”機制(Quad)也一直持懷疑立場。

韓國《中央日報》稱,對於一直希望在中美之間保持戰略模糊的韓國而言,美國國務卿和防長訪韓有可能強行要求韓國“選邊站”,韓國在中美之間必須“攤牌”的倒計時可能越來越近。鑑於美日會談聲明的強硬程度遠超預期,人們普遍關注韓美“2+2”會談後發表的聯合聲明會在多大程度上把矛頭對準中國和朝鮮。日本慶應大學教授中山俊宏稱,美日強調對“中國威脅”的一致態度,“如果韓國在此問題上的認識達不到相同水平,將大大限制美日韓三國的合作”。

對話前“帶節奏”和施壓不會得逞

18日晚,布林肯將離開韓國前往阿拉斯加參加中美高官對話,奧斯汀將於19日啓程前往印度訪問。《華盛頓時報》稱,在中美高層官員舉行阿拉斯加會晤之前,拜登政府正在搶時間拉攏亞洲盟友。美日澳印四方領導人視頻峯會以及布林肯和奧斯汀對亞洲的旋風式訪問,顯示出拜登政府正在押注:快速接觸關鍵的亞洲盟友將使美國在同中國談判時搶得優勢。

法新社稱,中美18日即將在阿拉斯加舉行自拜登上台後的首次高層官員對話,但在這次對話前,雙方的緊張氣氛正在升高。報道稱,美中關係近年來急劇下滑。拜登政府總體上支持前總統特朗普提出的對中國採取更強硬態度的政策,但它企圖更多通過加強聯盟的方式來應對中國,同時在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尋求與中國有限的合作。對此,在經歷了特朗普時代的動盪之後,中國一方面表示做好了與華盛頓重啓關係的準備,但同時也嚴厲警告美國及其盟友不要介入香港、新疆等中國內政問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7日強調,舉行中美高層戰略對話系美方提議,“2+2”的形式也是美方提議的。他説,我們並沒有説在對話中不可以談台灣、涉港和涉疆問題。我們會向美方介紹有關的情況,表明中方的嚴正立場。但美方在對話前“帶節奏”、對華施壓,這一企圖不可能得逞。

【菜鳥集運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