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輝曾經的辦公地點已在裝修

學員收到的信息

58325元,這是李莉(化名)每月需要償還的網貸。李莉是成都宇輝職業技能培訓學校的一名員工,她稱,自2019年6月開始,公司便再未向其發放工資。在公司負責人的勸説下,她還以個人名義在各大網貸平台貸款50多萬,以維持公司運營。

在全國招聘企業中,宇輝集團曾輝煌一時。這家成立20多年,曾“稱霸”成都招聘市場多年的企業,近日被曝資金鍊斷裂,上百學員課程被迫中斷。一些公司的員工也向媒體爆料稱,為維持公司運營,曾在公司負責人勸説下借高額網貸,如今每月揹負數萬網貸月供,生活工作均難以為繼。

3月14日,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聯繫上宇輝的法定代表人陳文暢,對於收學員費用無法繳納學費一事,她表示目前正在跟校方協商,但對於讓員工貸款維持公司經營運轉,她未正面迴應。

培訓學校學員:課上了一半 學校沒錢交學費了

成都市民劉女士在一家民營醫院藥房上班,由於是中專文憑,為了考取執業藥師證,她準備提升自己的學歷,在朋友的介紹下,她於2019年12月花了6000元在成都宇輝職業技能培訓學校(以下簡稱:宇輝)報考了成都開放大學的藥學專業。她告訴記者,學習週期為兩年半,從2020年四五月份開始網上上課,要一直到2022年年中才結束。

而今年3月初,原本是新學年開學,但她卻一直沒有接到學校的開學通知,“而且100多人的班級羣也被禁言。”她隱約覺得此事有些不簡單。直到3月初,她被同班同學拉入維權羣才知,由於宇輝沒有向學校繳納新學年的學費,學習計劃有可能被迫中止,“想要繼續學就還要給學校3000多元,可我全部學費之前就都給清了啊!”

據瞭解,宇輝主要業務分為4個板塊:人才招聘、考證書、學歷提升以及技能培訓。公開資料顯示,其中宇輝的人才招聘板塊截至2018年4月,已累計服務各行業企業450餘萬家次,服務求職人員1840萬人次,實現就業330萬人次,成立20多年來已成功舉辦各種招聘活動數千場。記者查詢發現,在2010年-2013年期間,宇輝經常出現在媒體的報道中,有媒體更把它同成都人才市場、蜀都英匯人力資源市場並稱為成都三家本土大型人才市場。

而宇輝旗下的職業技能培訓學校成立於2001年,據曾就職於宇輝的工作人員介紹,從成立至今,學校已服務學員數萬人。

據瞭解,劉女士所報名的便是宇輝學歷提升板塊的服務。據宇輝內部工作人員介紹,宇輝作為第三方機構與學校以及學習中心合作,向學員一次性收取兩至三年的學費,然後再分年付給學校以及學習中心,“然後宇輝拿40%左右的返點。”

該工作人員介紹,從去年年底開始,宇輝便開始爆出經營難以為繼的消息,“現在馬上又面臨給學員交學費,學費交不上,不少學員已經收到學校以及學習中心的催繳通知。”

合作學校: 沒收到學員學費 希望宇輝能解決

據與宇輝合作的成都開放大學的一位不願具名的老師介紹,由於現在宇輝沒有繳費,現在報考他們學校的學員全部都找到學校,希望學校能出面解決此事。該老師表示,宇輝與學校合作,學員的全部學費是直接交給宇輝的,“宇輝再按年付給學校,學員均由宇輝負責管理,學校只負責給學員操作後續的選課、報考,學校再返管理費給宇輝。”

但該老師表示,“去年宇輝交了錢以後,今年就沒錢交了。”他們目前也很苦惱,“錢交給學校就是學校的學員,交給宇輝就是宇輝的學員,但新學年的錢學校根本沒收到。”因此學校也無法給學員繼續開通學習,“除非學員向學校直接繳費,納入學校直屬學院的規範管理。”他們也希望宇輝能出面解決。

據宇輝工作人員介紹,此次學歷提升受影響的學員人數保守估計在五六百人左右,涉及資金達幾百萬元。

經營困難:公司説服員工借網貸與公司共渡難關?

事實上,“危機”早在幾年前就開始顯現,除了學員,部分員工也身陷其中。從2014年就進入宇輝的一名員工李莉介紹,公司最紅火時,也是線下招聘最火的時候,那時在王府井旁的宇輝人才招聘市場,一天的營業額都能達10多萬元。後來,當線下招聘不好做時,宇輝的重心就轉到考證書、學歷提升以及技能培訓板塊。

李莉稱,大概從2018年開始,公司就陸續出現員工工資未發等問題。目前,公司已欠她10多萬元,“欠得最多的已有20多萬元,都是公司的管理層”。後來經內部統計,一共有30多位員工未發工資,總金額超140萬元,年前,員工們申請了勞動仲裁。“經過調解,陳文暢(公司法定代表人)説她認可這個工資。”但至於到期會不會給,他們心裏都沒有底,因為有的員工身上還“幫”公司揹着債,到期也沒按時還。

這筆債從何而來?據李莉介紹,在公司經營困難時,老闆陳文暢曾説服公司管理層讓他們同公司一起共渡難關,“讓我們以個人名義去各大網貸平台借款。”聽信了老闆的話,李莉從2019年9月開始,便在平安普惠、支付寶網商貸、花唄、京東金融、360借條等網貸平台借款超過50萬元。

李莉説:“最開始她(陳文暢)承諾不管公司經營如何困難,肯定會保證我們這部分人的網貸還款,但只還到去年11月就告訴我們‘還不上了’,需要我們自己想辦法。”

目前,李莉每月需要還款58325元,在公司未向其發放工資的前提下,每月的還款變得尤為困難。“已逾期很多次,我現在不得不一邊打工一邊還貸,但每個月五六萬,根本還不上,杯水車薪。”

李莉表示,目前自己的徵信受損,催款電話每天都在響,“還打到父母那裏去了。”現在,她不僅無法幫助家人分擔家裏的負擔,反而因為欠款,讓一家人精神壓力都很大,能借的親戚都借了。

李莉稱,據公司員工統計,目前公司有8名中高層員工以個人名義給公司貸款,總貸款金額超過300萬元。今年1月,在他們的強烈要求下,陳文暢與他們簽了一份個人借款協議,“協議中寫明公司需從2月20號開始每月付6萬元用於還款,但直到現在都沒有付。”

宇輝負責人:正協商解決學員學費問題

記者通過“天眼查”查詢瞭解到,陳文暢所任職企業有7家,其中,四川6家,上海1家,經營範圍包括人力資源服務、家政、教育諮詢等服務。陳文暢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成都宇輝人力資源管理有限公司從今年2月開始,就陸續開展了工商變更登記,而其擔任董事長的四川宇輝智樂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今年3月9日因為相關案件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3月12日,又因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被成都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3月14日,記者聯繫上宇輝法定代表人陳文暢,對於學員學費無法交付的問題,其表示他們目前正在跟校方協商,對於多久能協商成功,其表示“還需要時間。”

而對於公司在經營困難期間,曾讓員工網貸支持公司經營一事,陳文暢以無法核實記者身份、在忙為由婉拒了採訪,記者提出加微信向其出示相應的身份證明,其表示同意,但截至發稿前,陳文暢仍未通過記者微信,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

錢都到哪裏去了?宇輝:轉型遇到極大困難

記者瞭解到,近幾天,有學員陸續收到宇輝工作人員發來的短信,信息中稱:“報名的學員,因我司現金流出現困難,無法如期交付,影響到各位學員的學習,特此通知大家,請您先行墊付學費。”並欲與學員們簽訂協議,記者看到,在協議中稱:“乙方(學員)委託甲方(宇輝)進行學歷代報名,現因甲方經營出現困難,無法繼續代為報名,(報名費用)將於2021年12月31日前支付,若未按前述安排歸還款項,乙方有權要求甲方以未還金額為基數,按年利率6%支付違約金。”

而為何會出現現金斷流?在一份《致學員》書中,宇輝稱自2021年1月中旬之後,公司轉型遇到極大困難,“過去的兩個月,公司經營現金流陷入困境,由於部分退費客户無法如期退費出現延時或者部分退還,學員集中上門,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導致員工流失,經營陷入更大的困境,公司的負責人和團隊在努力與學員客户溝通協調,但由於大量時間和精力都放在學員客户溝通和維護,無法騰出精力和時間開展新的項目和融資。為了保障客户的權益,將盡快兑現所有的學員客户承諾,懇請大家給我們時間來開展新的項目和積極融資,解決現金流問題。”

員工們也很不解,宇輝近兩年的收入每年都在千萬以上,“員工工資沒發,學員學費沒給,那錢去哪裏了?”目前,學員已報警,並向相關部門投訴,同時欲聯合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宇輝退還費用。